纽卡斯尔煤老板

【虫绿】This Promise ep.1

*万万没想到,我真的把这个脑洞写出来了

*就是之前说的油管网红au,没有超能力,没有变异,没有遗传病,Richard和Mary都活得好好的,就是两个小王子

*Harry是Peter的,Peter是漫威爸爸的,小姐姐们和ooc算我的


  “嘿,各位最近怎么样?我是Harry Osborn……”电脑屏幕上播放着一条视频,屏幕上的人漂亮的像电影明星,声音也轻飘飘的,如梦似幻,叫人简直要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不慎坠落在这个世界的精灵。

  事实上,这是现在YouTube上的翻唱达人,每个月都能为网站贡献几十上百万的流量。便捷的网络传媒让这个容貌...

标签: 虫绿parksborn
发布了长文章:

点击查看

LOFTER手帐文具发展办公室:

现在转发或推荐本文就有机会获得由知名绘本作家@寂地 亲自设计绘制的「我的路2018·旅人手帐」!手帐封面、函套、内页全部采用四色印刷,布脊硬壳精装,更能180度完美平摊书写~同时还收录了寂地未曾发表过的作品和温暖寄语~这是一本只属于你的绘本手帐,属于你的不可思议!

其实不是我伪装成太多模样,每一个我都是真的我,我只是不知道我究竟是什么样子而已。

周六去市中心shopping,终于决定开始化妆,在丝芙兰买了一大堆东西。
把各种东西一层一层往脸上涂的时候有一种很奇异的感觉 ,就像是一匹砖一匹瓦地亲手在自己和外界之间砌起一堵高墙,非常的……有安全感。
我用过许多办法把自己隔离出人群,戴上耳机、保持沉默、紧盯手机……我拒绝了外界的信号。因为我害怕被外界伤害,也害怕伤害别人。
之前一段时间,比较熟悉的人可能知道,我处于一个精神极度敏感的时期,基本上就是躁郁症的躁狂阶段的样子,对任何人都抱着无差别的攻击心理,也不计后果地做了一些伤人的事情。
人人都说要真心待人,但是如果我对你呈现出最真实的面貌就会把你吓跑,会伤害到你。我不想伤害任何人,所以不要让我撤下伪...

你是亚历山朵拉里的稀奶油
流进了香槟,
是水手私藏的橡木桶里混进了蜜桃汁水,
酿成偷来了海风腥咸的
最甜美的烈酒。

斑驳的城墙上的
单瓣蔷薇在熏风中摇曳的姿色,
无法比拟出你双唇娇艳的万分之一;
贝里尼的画布也无法
求得你半分盛夏似的光芒的垂怜。

要如何使你年华永驻
然而你只投下轻蔑的一瞥
把青春的美貌弃之不顾
却在遗憾里长存

标签: 煤煤瞎逼逼

突然脑洞
把超凡虫绿带入Sam Tsui和Casey Breves贼jier棒!
耶鲁高材生,油管翻唱网红,一起唱歌(或者其他啥都行简直天作之合。
一起录视频狗粮直接溢出屏幕,婚礼还要录成MV灌唱片放到网上,不要更甜好吗?这种赢家的人生让人根本酸不起来,只会想一边吃狗粮一边祝福好吗?
这两对我都疯狂吹啊!估计这个梗没人会get,有机会我自己割腿肉吧😭😭😭
有人吃这波安利吗?他们都超级好啊,世界一级棒啊!!!

标签: 煤煤瞎逼逼

小煤煤不写文了,她去画画了!(怕是个傻的
他们都是世界的瑰宝!

国庆假更文什么的,完全tan90°。可能这段时间都不会再更德哈了。
不过放心,我还是会填坑的😂。只是最近不在状态,写出来也不像样子,强行填也不太负责任。
最近新墙头太多,像蜘蛛骨科,李托,兰托,空军组,午安组,步兵组,虫绿,黑兄弟……还有Sam Tsui小哥哥,他们真的特别好,我要缓一缓,失血过多。

[整理重发]咸水屋

吹一波长夏小宝贝这篇!
情感流露得相当自然,像说书人一样娓娓道来,结局有种凄哀的静美。可以说是一把温柔的刀子了,不见血,只留下一抹淡淡的惆怅。就像雷古勒斯的结局,宛如流星余迹,虽然标志着消亡但仍有光芒闪烁。

沈夏初:

因为某种原因删号,现在整理重发x
#黑兄弟
#原著结局
#你看了就知道有没有糖
#the saltwater room为BGM!owl city的每一首歌都超棒!
#无差


1
雷古勒斯不太喜欢冰冷的东西,他也不喜欢太咸的食物。所以海水成为了他的第一大怨恨目标。


这种认识不是没来由的。大概在他十岁那年,他的父母带着他和哥哥西里斯•布莱克去了一次海边。


英格...

一旦你被人看见了,你就不再是你一个人的自己了;人们会指手画脚,不接受反驳,不允许无视,否则你就会成为少数,而少数从来都是多数人不共戴天的敌人,即便那是假想的。可笑的是,你所做的正是要让人看见。
你要么屈服,要么踏进深渊。

标签: 煤煤瞎逼逼
 — 1 / 9 —  >
神经病超气人写手。只产脑洞不产粮的流氓。时不时就想画画。
自嗨型选手。
给每个红心蓝手给评论的天使么么啾。
目前drarry坑底蹲。


You are the one of million.
You are the apple in my eye.
You are the brightest star.
So I promise you an everlasting summer, and a garden full of roses, although I have loved and lost more than one lifetime myself.
 — 1 / 9 —  >
© 纽卡斯尔煤老板 | Powered by LOFTER